自學現場:在我們家,孩子自學學什麼

孩子自學學什麼?

我想,更基本的問題是:我平常怎麼跟孩子一起生活與學習?

 

無論孩子是否申請自學,其實光要在這個時代用比較正向的方式跟孩子一起生活與學習,就已經需要有新的思維與修煉了。我們帶的是孩子,孩子面向的是未來,如果用原來的習慣,甚或是不特別再深思跟著這個社會走,跟著原來以為的世界運行方式走,沒有思考本質的習慣以及對於新觀念的好奇,那麼要展開引導孩子面對未來的能力,可能是會令人感覺到一片迷濛,十分不安。

 

我在所謂帶孩子自學之前,孩子是讀種籽小學。即使是那時,我雖然可能不用把語文數學的責任掛在我身上,但是我的確有讀了這些書或觀念,成為指引我思考的基礎。

 

黃武雄的《童年與解放》、杜威的《民主與教育》、瑞吉歐的《孩子的一百種語言》、維高斯基派的《全語言教學》、皮亞傑理論的《重新建構孩子的數學能力》,這些書或觀念,我大概在我兒子四歲前已經讀完,成為我觀察與理解孩子學習的基本知識。

 

所以在我兒子幼兒園階段、小學階段,雖然還不是「申請自學」,但我對孩子認知發展的興趣以及理解架構,並沒有太大差別。即使他在學校,我跟他在生活中的學習引導,還是差不多的。

 

到他五年級時,我倒是因為接受一位心理師建議,開始關注孩子的情緒並學習調整與孩子互動的方式,在兒子上國中前,我剛好也及時預備了理解孩子與自己情緒的能力,讓親子間有和樂輕鬆地互動方式。這個能力也很重要,因為家長的情緒穩定度對於孩子力量的發展與引導,是親子成長是否幸福的關鍵。

 

可能會有反應快的人要說,你看原來她有讀了那麼多書做了那些準備,所以才能帶孩子自學。其實倒也不是這樣。我是一個不太能忍受不合理的邏輯的人,年輕時,能做社會抗議的我可能都會盡力表達與抵抗。所以即使我沒有預備這些,當我知道原來還有方式可以離開強迫教育系統時,我應該還是會眼睛一亮,並且採取行動。因為離開舊系統,能夠自己真正有主體性地思考與體驗這件事,對我來說是太有趣也有希望。多讀了以上自己手不釋卷的書,或是多上了家長成長課,只是讓我帶孩子學習更為輕鬆愉快的關鍵要項。

 

所以在我的孩子申請自學後,我們家的學習與生活跟一般「不上學」狀態差不多。做家事,找自己想做的事,上網看看什麼自己有興趣的,運動、鋼琴、養狗等等。我家自學最基本的內容說起來大概是這樣的樣貌。實際運作上,兒子自然地會去找他要讀的書,找人問問題,找網路上的東西學。而女兒則是以穩定的鋼琴學習加上語文數學的課本與作業為「要做的事」,其他時間就是玩玩樂高,跟狗玩。

 

然後我會有生活中的對話,會有一些事互相陪伴去完成。也有一些引導。

 

如果懿雯家經歷的是先有很多課再回到多一些留白,那麼我們家孩子經歷的,是如常的生活跟夢想的出現。

 

我幾乎沒有在孩子自學期間,有過懷疑與焦慮,也沒有什麼讓我很崩潰生氣的事。這我是老實説。但我知道可能對很多人來說是很特別的。我相信孩子自己會長,就像是肚子餓了會吃飯一樣。對,我是會好好煮飯給自己與家人吃,但不會餵孩子吃飯的媽媽。媽媽煮完飯,自己好好吃就好。

 

所以學習這件事,媽媽也是自己展開自己的人生學習,才能更體會原來自己設目標,自己想去實現一些事是什麼歷程。所以,我也沒太多時間接送孩子去學什麼。這樣怎麼做呢?以後我再找機會說。

作者:鄭婉琪(羽白群學計劃主持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