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學現場:自學一點也不浪漫

現場的無法預期,使得作息表必須要有新的定義….。

 

7:40 AM​

「弟弟起床囉,早上事情做好之後就來吃早餐,我準備了你喜歡吃的喔!」他最喜歡玉米了,玉米麵包、玉米蛋餅、玉米濃湯、玉米水餃,玉米鍋貼、只要是玉米,來者不拒 。有著小橢圓臉的孩子,睡覺面容好可愛,半夢半醒之間,他點點頭告訴我他會自己起床,我再捏捏他的臉,滿足的想,就讓他慢慢醒來吧。

 

8:15 AM

我忍不住到他房裡看,這小子居然換個姿勢趴在床上,樣子跟旁邊的哈巴狗像極了。我打了他的屁屁說:「快。起。來。」我腦中原本那個可愛圓臉突然如煙圈一樣「噗~」消失了。

 

我感覺有點著急,按照我們排定的課表,8:40開始第一堂課,而他現在連刷牙洗臉都還沒完成,有一個我在心中說著:「該讓他自動自發地想起生活作息,都白紙黑字寫著,還貼在牆上呢,這樣才能練習掌握生活節奏」,第二個我則反駁:「我該提醒他,他需要的是協助,大人要幫著他走上軌道,做久了就會習慣,如果一直面對失敗的生活,也會沒有信心的」,第三個我說:「最近追得太緊,小孩好像受不了,今天千萬別碎碎念」,第四個我說:「為什麼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才是學生?我一點都不想要這樣啦!」

 

「四個我」激烈辯論之下,我決定今天一整天都放手吧,絕對絕對不能碎念。結果,以下就是一整天的發展:

 

8:20 AM Ben起床了,摺好棉被,刷牙洗臉

8:30 AM 躺在沙發上,兩隻腳晃呀晃

8:45 AM 上桌用餐,把玩手上的食物

9:00 AM 吃完早餐,不知道要做什麼,在家裡走來走去,Ben發現我怎麼不像前一樣提醒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。

9:20 AM 想到有作息表可參考,發現是國語課,但是花了5~10分鐘找課本,我…感到胸悶。

9:20~10:00 AM 補寫國語作業,Ben忘記這時間應該是上課,作業時間都在傍晚

10:00~10:30 AM 閒晃中,走來走去躺來躺去,把玩手邊物品。

 

10:30 AM Ben又想到有作息表這個「寶物」,瞄了一下原來是數學啊,慢慢拿出課本和習作,補寫作業。(決定不碎碎念的我坐在他正對面,怒火中燒越來越烈)Ben寫完後自以為可以下課,我提醒他這堂課是課本進度喔,然後撂下一句:「媽媽要去買菜了,你自己看課本吧!『自!學!』」媽媽其實在耍孩子氣,一方面心裡嘔氣不能憋著,只好出門走走。

 

這堂課一直到12:00才下課,我買菜回來已經11:45,心裡掛念Ben進度如何,還好,這單元數學是簡單的「多邊形與扇形」,但是他人不在座位上,在哪呢?遠處傳來:「媽媽你知道我的量角器在哪嗎?」很好,因為找不到工具,他才剛開始的課程就這樣停頓。

 

我把Ben喚來桌前,總結中午以前的進度:「今天早上8:40到12:00只有兩堂課,就是國語和數學,國語被拿來補寫功課了,數學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補作業和找量角器,我們待會要延長15分鐘才能下課,不用太難過,如果順利結束,一早上也只花了四十分鐘的時間在上課。現在,完成所有不需要量角器的部分,之後再用自己的零用錢去書局買量角器,這會是你買的第三把量角器。」

 

Ben聽到這一早上居然只上40分鐘的課,自己感到不可思議,倒吸一口氣。是啊,時間就是這樣一點一滴、不知不覺地消逝。我….這樣算碎念嗎?心中默默檢討自己。

這天的下半場,無限拖延的模式繼續重複,還能分岔成不同的發展,比如:
前一秒回房間,打算拿出課本,人走出來卻是手上拿著玩具小水槍「biu biu biu」,Ben玩起假想遊戲,媽媽回送個白眼,他似乎有所警覺。
自然課 — 因為之前的拖延,只剩15分鐘,表定安排的是「課外」自然相關讀物,這其實是他最喜歡的項目,結果他拿出無聊的自然課本隨意翻閱。
社會課 — 拿著社會課本左翻右翻,大約10分鐘過去了,他說:「媽媽,我們上次到底上到哪裡啊?」我看了一下,果然看起來怪怪的,一翻到封面胸中彈出的血塊迅速回吞,這小子已經升五年級了,結果拿「4上」的課本出來,這樣當然找不到進度啊,可是都翻了10分鐘,怎麼會一點印象都沒有呢?然後這堂課又只剩15分鐘就下課。

仔細看四上、五上的課本,還真的可能混淆

複習英文 — 待會英文班小考若考不過得留下來複習,Ben突然變得超積極,一整天最聚精會神的時刻就是現在了!大約30分鐘!

寫共學團作業 — 一個字一個字寫,意思是,寫完一個字就把筆放下,摸這摸那,再寫第二個字, 光寫完「智慧」兩個字大約花三分鐘。

打算洗澡 — Ben回房拿衣服好久沒出來,過一陣子一隻哈巴狗穿著小內褲被丟到客廳…,真正洗澡的時間大約10分鐘,但前後玩了大約20分鐘。

晚上十點,我告訴他:「媽媽下班了,你很清楚睡前要做哪些事,就自己完成吧!明天,自己起床吧!」Ben哀嚎著「為什麼」,我心裡喊著「天公伯啊~」

以上血淋淋的自學現場,確實一點也不浪漫,我怎麼聽人說過可以睡到飽?可以擺脫課業壓力?媽媽最常感受到的是腦血管壓力,放手與提醒之間來回思量,心臟處於爆裂邊緣。

ADD 孩子需要協助、適當改變學習模式與環境

較敏感或有經驗的人看了上述惱人的事件,應該能判斷出Ben有專注力不足的問題,也就是ADD,我看過了相當多的文獻資料與參考書籍,也與精神科醫師吳佑佑多次深談,確定這是生理因素而不是心理因素。這樣的斷定至關重要,將影響接下來所有教養原則與該介入的協助,也就是是否用藥。

心理諮商師與精神科醫師同時做過鑑定後,我們持續觀察Ben半年,決定採用利他能作為協助。在四小時藥效期間,Ben確實較能發揮工作效能,就像一台當機的電腦突然修好了,運作順暢。吳佑佑醫師常比喻,服用利他能就像戴上眼鏡,近視眼的孩子終於能看清楚了,就能提高學習效率,但學習成就仍需靠努力而來,利他能絕不是聰明藥。

ADD孩子其實有很多想做的事情,很多喜歡的事物,就像Ben很喜歡自然與數學,但是他們的大腦容易分心,工作記憶時間較短,睡眠時間需求較長,而且容易失去動力…,生活與學習過程的確比其他學生困難一些,但是對於學習成就的追求則是無庸置疑,他期望看見自己的進步,發現自己擅長的優勢,希望得到肯定與認同,知道師長親友對自己有所期待時會相當有自信。

長期追蹤我們生活模式的吳醫師了解Ben的自學模式後,相當讚賞這樣的做法。ADD學生自學的優勢是,讓孩子發洩體力的活動較多,有許多走動教學,學科內的課程採小班制或一對一,可以隨時喚回孩子的注意力,因此學習品質當然會提高,自學老師通常也願意保有更多彈性,能容忍孩子上課時站著、走動、腳下踩著籃球,甚至是趴在桌上。

也因爲特殊的上課模式,我們不需要固定使用利他能,這相對減少副作用的威脅。我用利他能的時機是在需要高度專注的課程,比如國語、英文、數學、社會。傍晚時段也不適合使用利他能。利他能是中樞神經興奮劑,孩子會因此較為亢奮,太晚服用會導致睡眠品質不佳,遲遲無法入睡。

 

靠「媽媽聲聲呼喚」來取代藥物幫忙的時段,就相當考驗自己的耐性。理性的自己如同上面自我對話中的「第二個我」所考慮的,孩子確實需要協助、需要我們不斷提醒、需要利用工具(計時器)讓他感受時間的流動,更還要調整上課時間,比如將大段的學習時間切成小段的25~30分鐘,每一個時段休息5~10分鐘。

 

當非理性的自我出現時,就像上述「第四個我」一樣,真正呼喊的聲音其實是「我累了」,日復一日每天7am~10pm隨時隨地注意孩子的一舉一動,滿腦子都是他正在做什麼,進度如何?下一件事是什麼?我該怎麼引導他走入下一個步驟,而不是命令口吻?我的說話模式還可以更有技巧嗎?是否太嚴厲讓他誤會了?當媽媽滿腦子都是孩子的行程表,的確是壓力爆表啊!(這樣的模式並不常用在哥哥Shiloh身上,我了解這種緊迫盯人的感受很不舒服)因此選擇放手的時候,常常也是暫時放了我自己,一切等心情好轉再說吧!

台灣過動兒包括ADD與ADHD的比例大約是5%~7%,以小學一班27人來看,平均每個班級就有1~2位過動兒,這樣的孩子在要求學習效率的團體中,特別容易遭同儕與老師的貶抑與責備,較少得到關懷與協助,孩童長期處於這樣的負面環境,往往在心中埋下「我什麼都不會」、「我很失敗」的挫折陰影。許多ADD/ADHD孩子與家庭仍等著學校、老師與同學的轉變與接納,但往往等不及又帶著傷痕累累的心,進入更嚴峻的中學生活。

近年台灣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發展越來越多元,法令也更加完備,ADD/ADHD孩子因此有更多不同的選擇,能在適當的場域試著「做一番大事」,更有機會發揮或找到天賦與優勢,從這點來看,台灣的教育改革的確走在正確的道路上。

但是踏入自學現場的確需要一些勇氣,計畫書中安排的「生活作息表」只能看作是理想的進度,方便在時間安排上有所依據並且上下調整,若是徹底分毫不差的執行,只會壓得每個人都喘不過氣來,保留點彈性,稍微鬆手,換個角度想,也是是創造機會讓我們看見孩子可愛又淘氣的一面。

作者:習飛學群家長

本文原刊載於 <自學現場Medium> 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。